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雄狮少年》:吴京也扛不起没有梦想的狮头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葛就葛位 | 发布时间: 2022-01-02 | 3802 次浏览 | 分享到:
尽管有多位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导演乃至央视发声站台,《雄狮少年》按照目前的形势看也难逃扑街的结局。造成这一切的其实不是所谓“眯眯眼”,而是更深层的问题。


尽管有多位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导演乃至央视发声站台,《雄狮少年》按照目前的形势看也难逃扑街的结局。造成这一切的其实不是所谓“眯眯眼”,而是更深层的问题。


在展开之前,请大家先思考:从中国传统文化取材的作品就一定能代表“文化自信”吗?

借鉴


少林足球


       《雄狮少年》可以看到很多向周星驰作品致敬的地方,例如当阿娟、阿猫、阿狗三位少年在天台上大吼的时候,被一声“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打断,就源自《功夫》中的桥段。周氏作品《少林足球》更是得到创作者们的偏爱,在故事结构上几乎全盘借鉴。


       《少林足球》是周星驰自导自演,赵薇、吴孟达、谢贤、张柏芝、莫文蔚等一众明星参演的喜剧作品。该片讲的是出身少林寺的阿星,胸怀推广少林功夫梦想却苦于没有找到办法,只能捡破烂为生。在昔日球星“黄金右脚”的启发与训练下,他召集师兄弟组建足球队,历经艰辛夺取全国冠军,终将少林功夫发扬光大。这部作品在取得惊人全球票房的同时,也让周星驰在第2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狂揽最佳电影、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等七个奖项。借鉴者《雄狮少年》没有这个运气。


故事

《雄狮少年》中的主角少年阿娟,有着与阿星类似的境遇。他幼年体弱多病,父母为了讨彩头给他起了女孩名字。美好的期盼对阿娟的帮助非常有限:作为留守少年,他在当地经常受人欺负。影片开头,阿娟只是为了看舞狮,不小心挡了陈家村狮队的道,就不得不交出过年收到的红包,后来他和伙伴们在为筹建狮队满大街跑拉赞助的路上,更被狮队的人暴揍,还被踩坏狮头。


狮头是少女阿娟送的。由于家长的偏见,阿娟在卸任舞狮大赛推广大使之后就没有机会再举起狮头了。当时她让少年把狮头戴上,说:“闭上眼睛,你有没有听见心里有一声咆哮。那一声咆哮好像在说,别再作一只受人欺负的病猫了,去作一只雄狮吧!” 少年盯着活动传单确认:“我真的可以吗?”少女答:“你可以,木棉花又叫英雄花,你可是被英雄花砸中的男人!”



在得知父母因为工作再次无法回家之后,阿娟终于下定决心:利用大赛包吃包住的机会去广州,给父母一个惊喜。


要舞狮一个人是不行的,他先找到朋友阿猫。以“参加比赛就能见到少女阿娟”为条件成功说服。随后阿猫又引荐了阿狗。阿狗是个胖子,饭量巨大。因为“爸妈在外面打工都快养不起我了,我要自己挣钱吃饱”的愿望,他在小饭店打工。头脑简单的阿狗以为老板说的“管饭”指的是可以边工作边吃牛丸,结果被炒。在了解到参加比赛“包吃”就毅然决定加入。


阿猫阿狗这两个配角很像《少林足球》中阿星的师兄弟,但相比后者,他们的目的都非常简单,一个是认识美女,一个是暂时解决温饱问题。阿星的师兄弟各有不同的生活,少林功夫对他们的生活没有起到多少帮助,心中不甘又无能为力,哪怕是阿星找来了开始也推三阻四不肯就范。最后一方面是为了同门情谊,另一方面可能内心也想再为少林功夫做些什么,最后才齐齐出现在为凑不够队员发愁的阿星面前。


踢足球需要训练,于是有了教练“黄金右脚”;舞狮同样需要训练,于是有了教练“咸鱼强”。在教练之外,这两个角色都有解决队员生活和心理问题的作用,让观众不至于因为这些转移注意力。


他们虽然经济条件要比队员好一些,但身份同样是“咸鱼”。“黄金右脚”因为一张空头支票被葬送了职业生涯,寄身于陷害自己的小弟门下二十多年,为了糊口甘于让人踩着头擦鞋;咸鱼强当年舞狮英姿飒爽,转头为了生计只能放下狮头开咸鱼档口,被人叫“咸鱼强”十几年,在送货时同样逆来顺受。


两条“咸鱼”为了让队员们深刻认识到比赛的残酷,都安排了“友谊赛”。足球队这边遭遇到的是把“众所周知,作为一个汽车维修工,随身带着工具是很正常的事”挂在嘴边的对手;舞狮队的对面出手也很黑。两队都出师不利。


与《少林足球》全员当场觉醒打爆对手不同,《雄狮少年》的复仇来得不仅晚,而且一笔带过。主创自作聪明地用咸鱼强因事耽误,赛后匆匆赶到,少年们先装作垂头丧气后交出资格赛门票的桥段代替。晚是有道理的,足球队毕竟个个功夫在身,只是因为生活暂时遗忘,受到强烈刺激就能“爆种”,练习舞狮则需要过程。一笔带过则是非常成问题的,这场比赛在带动观众情绪方面的重要性一点都不比决赛差。


两部影片的分界点来了。《少林足球》浓墨重彩地展现了球队一路过关斩将,只用很小的笔墨交代了阿星与阿梅(赵薇饰)的纠葛与矛盾——虽然如此,俩人的情感是确定而动人的。《雄狮少年》把感情线给了咸鱼强和他的爱人和解,把打击给了少年阿娟。


得知父母返乡匆匆回家的阿娟,见到的是受工伤卧床不醒的父亲和一筹莫展的母亲。生活重担一下落到肩膀上的少年只能前往广州打工。他被工友安排了“下下铺”(床板下面),一个人打好几份工,大雨天送外卖晚点还被恶语相向。最虐的是他在街头偶遇少女阿娟,发现双方的身份天差地别。主创对角色的恶意持续到最后——就在比赛中,少年看到少女旁边出现了一个疑似对方恋人的男人……影片仅见的暖色是咸鱼强、阿猫、阿狗赶场舞狮赚钱,除了生活费其它都交给阿娟的母亲。


在表演间歇,师徒三人都在猜想阿娟是否会放弃舞狮比赛。好在阿娟带着少女赠送的狮头,心中的鼓点还能响起,平时还会练习。


阿娟练习舞狮可能只是内心烈火的余烬,他最初并没有计划参加比赛。得知去上海打工收入可以翻倍之后,他跟工友一起买好车票,收拾好行囊,还把狮头留在住处的天台上。如果不是比赛当天,爱看热闹的工友觉得等车时间太长无聊,非要看离住处只隔着一条街的舞狮比赛现场,阿娟就会彻底跟过去告别了。


咸鱼强带着阿猫阿狗来参加比赛了。赛事报道特意提到为冠军准备了丰厚的奖励。开始表现不俗的咸鱼强狮队引起了其他队伍的注意,并因为只有一只狮头(其他队都有两只)而在采青淘汰赛中受到针对,眼看不敌。这时咸鱼强放出大招。影片开始的水墨风格介绍中说“抢青者,以舞法、腿法、身法决胜负”,但咸鱼强的绝招是臭脚!这脚臭到能把一条赛道上的空气都染上颜色,闻者皆倒,所向披靡。


参赛者们万万没想到对手没有在技术上碾压,而是率先使用了“化学武器”。阿猫阿狗也没想到,他们一边说师傅训练我们闭气原来是为了这个一面奋勇向前——我始终没弄明白闭气和说话怎么能同时做到。不过参赛者居然也有准备,祭出花露水。咸鱼强狮队的优势瞬间丧失。


阿娟在外面看到自己在本行已属“高龄”的师父和师兄弟的惨状,终于决定放弃行程,进场出手。两只狮子成功战胜了本赛道的其他狮队,获得半决赛资格。半决赛上,原本与少年们有纠葛的陈家村狮队惨遭淘汰,曾经抢夺阿娟红包、暴揍他们的队长说对方下手太黑他大意了没有闪。阿娟的狮队完全丧失了完成“复仇”的机会,只能跟另一狮队进入决赛。


对抗是足球的主题,《少林足球》在决赛中为阿星球队安排了强大的对手——队员都注射了美国特殊药物的“魔鬼队”。少林功夫在药物下差点全军覆没,幸好阿梅在关键时刻出现,用太极帮助阿星取得了胜利。《雄狮少年》把直接对抗安排在淘汰赛和半决赛,先是跟一群、随后跟一个过招,最后的决赛反而比的是上高桩:两个狮队分别表演,最后由评委打分决胜负。阿星脚上的工伤撕裂渗血,被血浸湿的鞋子和踩在高桩上的血脚印固然触目,但远不如魔鬼队让一个个球员重伤下场来得惊心。阿娟在只差一步就完成比赛时,把目光投向那根立在前方告诉舞狮者“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擎天柱”,在阿娟(本来打鼓的阿狗看到擎天柱被风吹得剧烈晃动去扶柱子了)和其他狮队的鼓点中用力一跃化身雄狮、创造奇迹的一幕确实让人热血沸腾,但过后回味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偏执

《少林足球》片尾,阿星成功了。一个个普通人学会了少林功夫:踩到香蕉皮摔得花容失色的美女再次踩到时一手托地从容翻身站立英姿飒爽;之前半天没法把车停到车位的女白领双掌一推小汽车横移数尺稳稳就位;曾因修剪景观植物太慢被威胁辞退的工人闪转腾挪剑光霍霍枝叶纷飞……报纸上,阿星和阿梅被称为“功夫情侣”,一切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雄狮少年》片尾,阿娟去上海继续打工。少女阿娟、咸鱼强、阿猫阿狗只在墙上贴着的照片里一闪而过,那只开启全片的狮头也不见了踪影。于是观众会问:阿娟舞狮得到了什么?比赛的丰厚奖励起到了什么作用?两个阿娟的关系走到了哪一步?阿猫得到了什么?阿狗得到了什么?


也许唯一得到圆满的是咸鱼强,对他这样的中年来说,培养的年轻人能够拿到比赛冠军已经足够,何况还给自己的生意做了广告也哄了老婆开心。


《雄狮少年》的角色设计正好碰上“眯眯眼”的敏感问题固然可能影响票房,但龙标对执着于以此口诛笔伐者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否定,更何况观众连魔童哪吒这样的反常规角色设计都能接受,完全能够包容。影片最大的问题是主创者对角色有恶意,对故事持刻意,一味追求所谓现实


影片主要角色中除了少女阿娟和咸鱼强,没有谁真心想为舞狮这门民间艺术做些什么——哪怕是少年阿娟,也仅仅停留在喜欢——而是把它当成了工具。更过分的是,所有角色都成了主创们夹带私货的工具


在主创的偏执下,《雄狮少年》全片没有像《少林足球》那样用一个稳定的梦想贯穿,让早已经受无数大片洗礼的观众无法与角色产生共鸣,仅靠有限几个直给的片段,在疫情的当下已经很难再调动已观影者推荐的动力。也许有人会说阿娟不是向佛像许愿让父母返家团圆了吗,后来不是又许愿让父亲康复了吗?但它们只是愿望,不是梦想。有人又会说阿猫前面不是还说“我听见心里有一声咆哮,好像在说,别再作一只被人欺负的病猫了”、“因为我也想像他们一样,我也想,成为一头雄狮”吗?但是阿娟在打工的过程中虽然强健了身体,却仍然只能睡在下铺床板下面,并没有改变他被人欺负的境况。从依靠父母到独立撑起家庭固然是可喜的变化,可惜影片并没有为阿娟立起这个自强的人设,而且与梦想依旧相去甚远。


主创们偏执到连观众最基本的情感需求都不愿意去满足:曾经伤害少年的两支队伍都没有受到足够的“惩罚”。这种偏执甚至溢到电影之外,在回应观众对“眯眯眼”的质疑时,制片人张苗让观众“照镜子”,导演孙海鹏则表示大家对眯眯眼有这么大反应是丧失了审美自信。


一边用“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一边推出部没有承载梦想的作品,引发争议还来挑衅观众,这样的主创团队,早为《雄狮少年》的扑街埋下了伏笔。


哪怕不谈梦想这么高大上的话题,影视作品归根结底也是要去营造一个能让观众融入的梦境。观众自己能出来,不需要在片尾画蛇添足告诉他们前面的都是梦,本片是“梦中梦”(片尾特意用彩蛋的方式交代阿娟去上海打工)。


铺天盖地宣传自己做了碗鸡汤,还拉官方和明星站台,客人喝的时候感觉很烫(精彩片段),喝下去却既没能解渴饱腹更没有营养,客人为什么要建议他人冒着疫情风险再去买单呢?

 写在最后 


不可否认,《雄狮少年》确实是一部制作上成的作品,场景、道具、动作、节奏都达到较高的水准。遗憾的是,主创们没有真正贴近观众、贴近角色,肆意“虐主”,执着于所谓“现实”而忽视梦想,让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观众走进影院的基本需求是欣赏一个能够打动他们的好故事,而不是在十几年后重温舞狮大赛的场面——真的只有这个需求,在家看《黄飞鸿》系列更香。


无法满足观众的需求,别说披上中国文化的狮皮,披上龙皮都没有用!

作者:葛就葛位(动画影评俱乐部会员)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版 权 声 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