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变身特工》:无人机与鸽子的战争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阿獠 | 发布时间: 2020-01-20 | 368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绝对是我看过的动画形象与幕后配音演员契合度最高的动画片了,几乎是隔着银幕就能嗅到小蜘蛛与史皇的味道,这两个人物感觉就是为他俩量身定做的。

这绝对是我看过的动画形象与幕后配音演员契合度最高的动画片了,几乎是隔着银幕就能嗅到小蜘蛛与史皇的味道,这两个人物感觉就是为他俩量身定做的。

因为这两位演员的戏路基本上被好莱坞定型了。

汤姆·赫兰德作品不多,大家能记住的就是“蜘蛛侠”,一个“菜鸟+话痨”;

威尔·史密斯作品比较多,但印象深刻的还是“黑衣人”,一个“特工+话痨”。

而片中两人的身份与特点也正好对应以上属性,且相当精准。

影片的主题其实可以用片中两件道具来总结,那便是无人机与鸽子,分别对应战争与和平。

1、无人机

想不起最早出现在电影里的无人机是哪一款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有:

《绝密飞行》(2005年):无人机拥有了人工智能,成为了自主杀人机器;

《安德的游戏》(2014年):无人机已大规模运用于太空作战中;

《天空之眼》(2016年):击杀恐怖分子利器,但反映着操纵者的意志;

《上海堡垒》(2019年):空战主力;

《天使陷落》(2019年):恐怖分子用来暗杀美国总统;

……

再联想最近美国利用无人机暗杀伊朗将军苏莱曼尼的热点新闻,无人机不论在现实世界里还是电影宇宙里都充当着杀人机器的角色定位。

而在本片中,敌我双方争夺的焦点也正是一款战斗无人机,不管它在坏人还是好人手里,唯一的用途就是暴力。这其实也在暗指片中威尔·史密斯饰演的兰斯·斯特灵特工的行为特征:崇尚暴力,以暴制暴。

作为老少皆宜的动画片,当然没必要像《天空之眼》那样去探讨无人机背后更为深层次的动机与伦理,所以本片只是简单的把无人机与兰斯特工抽象为战争机器并加以否定,为的还是衬托出它们的反义词。

2、鸽子

鸽子出现在电影里可就更古老、更常见了:

我们熟悉的吴宇森,在每部电影里都有标准性的白鸽出现,当然更多是作为一种符号与象征在缓解枪战片中的紧张气氛;

《战鸽快飞》(2005年):将和平使者加诸于战争,营造反差喜剧效果;

……

鸽子一直作为和平的象征,也是和人类接触最为紧密的鸟类之一,大量生活在城市与乡村,俨然已经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一部分。其习性是机灵、爱叫,鸟类中的话痨。

和平对应于前述无人机的战争属性;随处可见则方便作为特工的主角隐藏自己;机灵、多话和兰斯特工也很搭配。这三个特征注定鸽子成为本片特工变身的不二选择。

而汤姆·赫兰德饰演的特工局发明家沃尔特·贝克特也正好是一位鸽派和平主义者,希望用亮亮粉等令大众欢乐的物品来制作武器,已达到以欢笑制止暴力的童年理想。

这种理想放在真实世界里很幼稚,但放在动画片里却显得很正能量。毕竟我们不能用大人的思维方式去要求孩子们此刻便去认识社会的残酷性。他们是萌芽、是未来、是希望,能尽可能多的看到世界的善意一面,是我们这些成人应做的引导与善意的掩饰。

所以,《变身特工》传达的便是这样一个主题:

尽管我们知道鸽子在现实世界里无法战胜无人机,却仍可以在电影世界里憧憬以德报怨,以欢笑制止暴力,用善意化解仇恨。

作者:阿獠(动画影评俱乐部会员)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版 权 声 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影评